麓悅江城|Future x City羅立平演講全文:城市未來的麓客藍圖

發布時間:2020-09-21

9月19日,重慶·悅來國際會議中心,Future x City 「未來城市構想」, 羅立平、馬寅、董功、袁岳 ,共同探尋城市未來。

image001.jpg

2019年,同樣在未來城市構想大會的講臺上,羅立平先生以《麓湖的前世今生和7個未完成的“烏托邦”》為題,真誠分享了一場歷時15年的「屢敗屢戰」的理想之旅。

2020年,是麓之山湖理想啟幕20年的重要節點,也是重慶項目麓悅江城正式面世的第一年。在今天的分享中,除了多年來對于新城建設的深思,羅立平更詳細展開了一場全新征程的講述——關于如何與“麓客”共創理想藍圖的寶貴實踐。這或許從另一個層面,更加生動的回答了城市的未來。以下是今日演講全文的收錄。

image003.jpg

/ 2020「未來城市構想」現場

麓湖社群會長們再次驚喜登臺

《城市未來的麓客藍圖》

-羅立平-

20年前,大約也是在夏秋之交的時候,我放棄移民身份從加拿大回國,開啟了自己職業生涯最重要的歷程:從麓山初創到成就麓湖之夢。

image004.jpg

image005.jpg

/ 左圖:2000年羅立平從加拿大回國后

右圖:2020年拍攝于麓湖

 今天,在麓之山湖20年之際,有機會來分享關于城市未來的話題,恰好有種從過去到未來、由回顧到展望的魔性誘惑。我們在準備麓之山湖20年慶的時候,找出了一段珍貴的視頻資料:那是麓湖項目尚未奠基之時,我開著車載著設計師,在原生的紅土淺丘上磕磕絆絆地來到麓湖現場。

回顧起來,這個指點江山、描繪未來水城的畫面確實充滿了戲劇性。而當時我面對的卻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挑戰——我們如何構想、規劃這個城市級的超級項目的未來?如何將滿腔的未來理想一步步落地實現?這難道不正好是今天論壇上大家關注的話題嗎?

0 1 .

狂飆猛進的新城建設

與如影隨形的城市病

那個時點,正是中國掀起狂飆猛進的城市化浪潮的時代,而與新城建設高歌猛進如影隨形的,則是一系列的城市?。?/p>

首先是簡單粗暴的規劃,帶來城市功能的割裂和長期發展戰略的缺失

新城開發往往遵循著集中高效的原則,用井字格的大馬路將城市的居住、生活與工作區域生硬地分隔開,人們流動其間,淪落為渺小無助、繁忙奔波的城市動物;交通擁堵將我們寶貴的生命浪費在無法規避的日常出行之中,帶來日復一日的生存焦慮。

image006.jpg

其次是千城一面的城市形象,帶來城市審美表達的缺失

我們的城市長期處于野蠻生長的狀態,城市發展往往被追求業績的短視政府和貪欲逐利的開發商主導,城市漫延擴張之處,毫無個性的建筑覆蓋了城市應有的特征。相比世界上那些繁華時代留下的眾多美麗城市, “我們的城市”卻成為讓人惋惜和遺憾的表達。

image007.jpg

其三是城市建設對生態的侵占與擠壓,帶來人與自然的被迫割裂

城市的不斷擴張使得自然環境變為奢侈資源,寬闊的道路、擁塞的建筑,將自然生態擠壓進有限的市政公園中,綠地湖泊不再親密無間地滲透在人們的生活圈內,我們已經喪失了生命與自然之間必要的內在聯系。

image008.jpg

四是新城在歷史文脈上的斷裂,帶來情感上的流離失所

在城市野蠻生長的同時,我們精神和情感的家園卻不斷蕭瑟,城市與歷史和傳統的聯系被中斷。我們這代人早已無法尋覓兒時的生活場境,喪失了情感和記憶的家園,經歷著文化與傳承的斷層之苦。

image009.jpg

一個理想的未來城市,應該為這些問題給出解答:

從便利、高效、舒適的功能規劃,到探索時代的審美需求,再到重塑城市與自然的親密關系,以及回應歷史、創造情感的依戀與認同——這是一個城市面向未來需要應對的層次遞進的挑戰。

image010.jpg

/ 一個理想城市應該給出的解答

0 2 .

“四重挑戰”下的麓湖實踐

麓湖發展至今,我們是否給出了合格的回應呢?

麓湖所面對的第一層問題,就是如何從城市的整體規劃布局入手,構建一個能兼容人們工作、居住與理想生活需求的復合新城。

懷抱著產城一體的規劃愿景,我們對麓湖居住單元數與宜提供的匹配工作崗位進行過仔細的研究,得出了1:1.3的合理比例,并由此推導出整個城市的人口承載能力,以及住宅、產業和相關城市功能的占地與建筑面積的規劃配比。

image011.jpg

/ 麓湖生態城城市總體規劃圖

 在此基礎之上我們確定了城市的功能板塊——東西兩大居住片區規劃了形態豐富的住宅產品和社區生活中心;中軸線上的綜合產業帶則是面向整個城市的公共性項目:總部經濟、文化藝術、酒店旅游、商業水鎮、科技商務等等能夠承載城市新區核心功能的復合業態。人們可以將自己的居住、工作、生活與休閑需求都和諧地安放在一起。

image012.jpg

image013.jpg

/ 麓湖生態城東、西兩大居住片區

其中最為重要的麓湖水鎮,將是一個規模超過60萬方的超級商業群落,6大主題商業以湖島形式,沿著天府大道依次布局,并通過水系和船行交通進行串聯,讓這段城市中軸線變成充滿魅力的商業文化和休閑娛樂的新城核心,成就成都水上太古里的新傳奇。

其二,不僅局限于改變審美缺失的業界現狀,更要嘗試建立面向未來的當代建筑美學風貌。

我之前分享過,在開啟麓湖現代建筑之路的時候,我們是如何前往洛杉磯掃街,尋找最適合的現代風格建筑師的故事。其實麓湖更大的挑戰在于,城市整體的審美不應僅僅局限于有限的網紅建筑單體,更應該是一座具有整體美學價值與水準的城市,而且還必須是一個整體協調性與復雜個性特征相融合、功能與美學有機結合的城市。這就要求我們與合作的眾多建筑師一起,在城市多元美學的和弦之下,帶著鐐銬跳出精彩紛呈的舞蹈。

image014.jpg

/ 麓湖的建筑模型

所以我們組建了像幕后編導般的內部規劃師、建筑師團隊,規模接近百人之多,構成了麓湖城市形態和建筑美學的核心管控團隊。同時,除了少數的明星建筑師,我們更愿意與富有創意和激情的小型studio設計事務所合作,他們必須要有足夠的心理承受力,在與我們內部設計師的合作PK、折騰探索中,獲得設計項目精準、完美地呈現。

image015.jpg

image016.jpg

/ 創新型studio + 強大的內部設計團隊

在激情、PK與折騰中合奏城市樂章

我們希望數十年后,麓湖依然能夠以自信的風貌、優雅的形態,獲得人們的喜愛與尊重,為社會留下一筆珍貴的城市遺產。

其三,通過生態優先的規劃,開創成都公園城市的創新實踐

從規劃之初我們就在思考,怎樣讓麓湖首先是一座迷人的公園,然后才是一座城市。我們放棄了常見規劃中大刀闊斧的板塊分割方式,而是將原生地貌的生態保留與有機重構作為第一原則,讓城市功能板塊在自然的脈絡上生長演繹。

image017.jpg

/ 麓湖的山水城市環境生態

我們從一開始就讓景觀設計師和規劃設計師協同工作,進行城市的整體規劃設計,這在當時的中國城市規劃項目中是很罕見的。這張麓湖的山水城市意境圖就是我們的景觀規劃師黃飛先生的手稿。

image018.jpg

/ 由黃飛先生繪制的麓湖一期手繪全景圖

對麓湖原生淺丘地貌的尊重保護與創新重構,給我們帶來了2400畝水系和600畝濕地公園的機遇;岸線帶狀公園以及密集分布的景觀節點帶給公眾全新的沉浸式自然體驗和充滿互動性的參與方式。正在建設中的三期湖域,我們還將與更多的景觀設計機構繼續攜手,創造更豐富、更精彩、更有參與性的自然生態體系,構建出公園與城市相互滲透、人與自然親密無間的現代公園城市。

image019.jpg

/ 人與公園城市的親密交融

最后,源于歷史文脈的麓湖水城,不僅是對成都水文化的傳承,也是重建共同家園與情感聯接、重塑公共文化與社會文明的有效載體和滋養場所

我們常說,麓湖的水城形態看似是開創,其實更是在尋找一種回歸。那是因為,成都自古以來就是一座因水而生、因水而興的城市。自李冰父子都江堰治水以來,溫潤潔凈的水滋養了天府之國,帶給成都以水為魂的獨特氣質。但伴隨著近幾十年高速城市化的后果,成都的河道開始淤塞、遭受污染,城市道路也開始了與水網的爭奪,一定程度上,成都在逐漸喪失掉自己最重要的城市文化特質。

image020.jpg

image021.jpg

/ 因水而興、因水而生的成都

我們希望將成都水的靈魂與人們鄰水而居的記憶,再次植入到新城的建設中去,重現水城的榮耀。有趣的是,我們的業主還為此探古尋幽、訪賢問師,論證出麓湖所在片區本來就是歷史上成都水文化的富饒之地。

image022.jpg

/ 來自麓湖業主的在地水文化“考據”

image023.jpg

/ 2019年漁獲節期間,業主自發溯源麓湖的在地歷史

這種歷史的情感在麓湖正創造出全新的形式。從前年開始,社群與居民共同創造的麓湖漁獲節成為社區最盛大的節慶之一;我們重回水岸,用各種各樣的創意活動開啟麓湖專屬的公共傳統與情感連接。

今年以來,由麓湖基金會支持的“我為麓湖種水草”等諸多的水環境保護活動一再爆棚,使得眾多的孩子們和家長得以共同參與到麓湖水生態建設的活動中,這種難得的體驗,會將對于家園的珍惜之情深深植入小朋友的內心,成為伴隨孩子終身的美好回憶與情感源泉。

image024.jpg

image025.jpg

/ 業主們帶著孩子為麓湖種水草

到今天,麓湖已經用全新的城市面貌與生活方式,成為了富有吸引力的未來新城樣板和聞名全國的神盤,可以說基本回應了我們前面所說的未來新城的四重挑戰。但如果我們放眼更遠:

當有一天,提供這一切資源的開發商退出之后,這個城市是否會遇到全新的挑戰?我們通過優美的公園城市吸引而來的箐英人群,是否會把麓湖當做他們的一生之城,讓城市文明永續傳承呢?

0 3 .

城市的“冰山之下”

與社會創新的“潘多拉之盒”

上面的問題使我回想起自己的搬家經歷——2006年,麓湖之夢剛剛開啟,我的小女兒雪兒還未滿周歲,作為最早的入住者,我們舉家搬進了麓山的逸翠谷。剛開始,我和夫人都懷抱要把這兒當做終身居所的愿景,投入了很大熱情去打理新家,甚至把全家人的腳印手印都印在了庭院的水泥地面上。但最后,我們還是放棄了這個愿望。

image026.jpg

/ 2006年,羅立平麓山家中的庭院

2012年,我們搬回了城區,很快又將這個曾經的夢想之家轉手賣掉。這其中既有雪兒回城讀書的需要,應該坦率地說麓山在小學配套的問題上犯有決策錯誤。但其中還有一個難以啟齒的原因,我雖然身為麓山項目的總經理,卻飽受隔壁鄰居帶來的各種煩惱:她嘗試弄死我家門口一顆漂亮的桂花樹、說是影響了她家的風水,將車庫門大打開、不停地播放類似“最炫民族風”這樣的音樂,甚至強行剪斷我家院子里紅杏出墻的樹枝。

按理說麓山的建筑、環境與配套都很優越,住的也都是城市里的財富、精英階層。但這樣的鄰居,卻讓我們最終仍無可忍、將房子轉賣。有趣的是,兩年后,接手這座房屋的主人,突然打我電話抱怨投訴這個鄰居,并最終因為同樣的原因選擇搬家。

我們所努力創建的社區與城市,即使功能、美學、環境、情感的價值,都貌似完好,其實也都可能是立于冰山之上。它是否穩固,能否維系長久的價值,其實還取決于冰山下方不易看見的根基,那就是和你我一起生活于其間的人們。

image027.jpg

當我們望向那些真正優美的城市,你會發現,即使他們的城市硬件慢慢老舊,但人們的文化與精神依然熠熠生輝,那種文明的力量會讓到訪者久久感動、心生艷羨。而這就向理想城市的未來提出了一個更高的要求:我們不能滿足于城市硬件與環境所能創造的價值,更需要深入地影響和改變生活其間的人們,才能創建出真正多元相容、美好和諧的未來之城。

這正是去年在混沌重慶的講臺上,我留下的等待將來分享的話題,那就是“我們怎么才能在缺乏民主意識的本地社會土壤上培育出社區共治之花,讓麓湖最終成為內外兼修的城市遺產”。

image028.jpg

/ 2019年,羅立平在「未來城市構想」演講

2017底,當麓湖從構想到實踐開啟第二個十年之際,我們選擇開始一場更艱難的征程,去探索怎么去創建一種機制、去引導一種共識、去助推一種環境,以激發出這座未來之城的公共精神,培育出理想社區的共治之花。

在這里,我得向我前面的講者馬寅致敬,因為阿那亞的社群建設一直是我們的學習對象,他們也在建設過程中逐步推進公共規范和社區良序的建立。不過,相比于阿那亞天然的烏托邦屬性,麓湖面對的情況更加復雜。

因為麓湖本質上是一個完全開放的新移民城市,而它所擁有的大量公區——包括那些珍貴的湖泊與公園,都是開放的城市資源。生態與城市無縫銜接的形態,創造了令人向往的生活體驗,讓麓湖成為公園城市的樣本,卻也提出了更大的難題:我們怎么才能永久持續地保障公區的優良品質,生活在這里的居民和來自城市的公眾怎么才能和諧相處、共享優美環境?——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公地挑戰”。

image029.jpg

/ 公園城市同樣面臨諸多的矛盾與挑戰

隨著天府新區的迅猛發展,矛盾與挑戰比我們想象的來的更快更猛。

2018年3月,地鐵一號線的南延線開通、直達麓湖紅石公園,在帶來巨大交通便利的同時,也帶來了園區人流的暴漲。美麗的公園被外來者粗暴使用,入住業主不堪其擾,不停地向物業投訴,業主微信群上也炸了鍋。我們為了有序管理,實行了限流措施,又導致沒預約而無法進入公園的市民向市長信箱投訴,我們不得不去向新區政府背書。

這場沖突立刻揭露出麓湖公區的潛在矛盾,如果我們不能建立長效的管理體系,缺乏好的協商機制和公共精神去化解“私有”與“公共”的矛盾,那當下的沖突,就是日后“公地悲劇”的預演。

image030.jpg

/ 「公地悲劇」展現的是一幅私人利用

免費午餐時的狼狽景象——無休止地掠奪 

剛開始時,我信心滿滿地去面對挑戰,覺得自己擁有長期主義的價值觀、有應對復雜問題的能力,還有國際化的視野,可以通過學習考察進行頂層架構的設計來解決問題。為此,我還專程前往英國著名的萊切沃斯小鎮考察,它是田園城市之父霍華德先生為我們留下的寶貴遺產,目前由花園城市遺產基金會進行管理,基金會擁有超過一億英鎊的資產,管理與服務范圍涵蓋了公共規劃、社區文化、公益服務、乃至當地博物館與美術館的運營。

image031.jpg

image032.jpg

/ 羅立平前往英國萊切沃斯學習考察

萊切沃斯基金會的管理架構很有趣,他們將理事的構成分為三類:社區居民的代表;社群club的推選;還有接近一半的專業理事,身份背景涵蓋藝術、投資管理、法律等方面,以便為基金會的管理提供專業支撐;而政府官員也在其中占據了兩個席位。同時,理事會采用雙層結構,分為大理事會和常任理事會,兼顧代表性與高效決策的雙重需求。

image033.jpg

萊切沃斯的案例,給了我們關于頂層架構設計的有效指導。我期待能夠快速地建立起麓湖基金會的治理結構,并在此基礎上孵化搭建未來麓湖公區的公益性管理體系。

在我們設計的結構中,理事的核心來源是居民—代表麓湖的在地人群、社群—代表本區域的社會資本、商家與機構—代表麓湖的在地資源,還有就是專家理事—來自城市的專業資源,最后是萬華:我們是主要捐贈人和資源平臺。我特別認同凱文凱利《失控》的觀點,所以在規劃設計時力排眾議,一開始就放棄了主導控制權,僅為萬華保留了兩個代表席位。

image034.jpg

在這個結構中,麓湖商業正在起步狀態,席位可以暫缺;社群建設麓湖已有不錯的基礎,能推舉出好的理事人選;尋找專家理事也不難;無法回避而又最具挑戰性的恰恰是居民代表的推選。麓湖已售單元雖然已超過3000戶,但入住率僅有10%左右,我們必須完成包括未入住居民在內的所有業主的深度動員和價值觀的傳遞,才能激發出真正的參與性。這迫使我們首先必須建立起從組團到社區的二級議事系統,去培養公共議事的機制,構建出有代表性的社區自治體系。

但這件事也蘊藏著巨大風險,建立議事會,意味著要把公共問題拿上臺面、放在眾目睽睽之下,更意味著我們要主動把業主們組織起來——這對于任何一個尚在建設與銷售期的開發商而言,都像是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盡管做好了面對各種壓力的心理準備,在接下來的實際動員中,我們還是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挑戰。

為了能建立更加開放和直接的溝通渠道,我們主動建立了從組團到社區的各種業主微信群,盡管我們謹慎的設定了群規,但線上規范的突破往往也只在一瞬間,很快群內就因為一些小事或意見不合陷入相互指責,淪為了網絡大字報的戰場。當然我們是首當其沖,我們的一線員工甚至高管都從未直面過這樣的爭議,往往手足無措,不敢隨意發言應答。

image035.jpg

/ 2020「未來城市構想」現場

這時候我不得不自己去堵槍眼,每天下班疲憊回家后,甚至周末與假期陪伴家人時,都必須時刻關注群內動態,遇到場面失控時則必須親自應對投訴、解決爭議,有時遭遇不實攻擊和黑白難辯時,確實會情緒低落、郁悶難受。

而我們自己的團隊,一開始能理解這件事的人也并不多。很多高管都感到非常困惑:哪有一個開發商的總裁放著開發建設的正事不管,卻非要去干該居委會大媽管的事。哪一個開發商不是規避矛盾、大事化小、分而治之。維穩的國粹不用,非去學西方人那套惹事生非的招數,這不是找死嗎?

還出現令人哭笑不得的兩件事:

有一天,麓湖轄區的派出所突然收到了一封舉報信,有人將我們的公共議事平臺,指責為由我蓄意建立的、用來對抗業委會的非法組織。

另一次,是業主中一位省內某地的縣級官員,對社區議事會的做法不以為然,語重心長地在網上發帖,告誡我們不應去成立動搖國家根基的非法民間組織。

建設充滿活力的基層社會綜合治理體系,是十九屆四中全會的重大國策。成都有著包容開放的社會政治環境,在社區共治上早已是全國楷范。麓湖也因為創新的共治實踐和強大的社區活力,成為成都公園城市社區治理的先行樣板,我們的實踐也得到了各級政府和民政管理部門的大力支持。但還是會有少數思想僵化或者別有用心的人,動輒就上綱上線,從政治高度上質疑我們并誤導他人與我們對抗。

而我們本身的一些管理問題和配套問題也很容易在網絡喧嘩無序的環境中被夸張放大,我甚至還因此收獲了一些新的綽號,從最偏執、最折騰、最自虐的“羅三最”,變成了有些人口中調侃的“羅三罪”和“羅三吹”。

image036.jpg

/ 2020「未來城市構想」現場

麓湖社會創新初期所遇到的挑戰也驗證了我們對于城市未來的擔憂——無論是一個公園,一個微信群,一個社區,其實都是我們社會的縮影。在缺乏公共精神的社會中,我們往往不自覺的成為了“沉默的大多數”,社會的風向很容易被強勢和極端的聲音裹挾,溫和理性的聲音被湮沒。這樣的社會缺乏應對風險的韌性,一旦出現問題,也難以形成自我動員的有效合力。

雖然說“開弓沒有回頭箭”,但有段時間我也反復自問:這條道路,能走下去嗎?我們能夠激發起業主的信任,并慢慢影響、改變整個社區嗎?

image037.jpg

在與社治專家、有識朋友、忠誠麓粉的反復交流中,我更多得到的是堅定熱情的支持,但最受鼓舞的是不少有共同價值觀的麓客們已經以積極的行動投身參與其中。我告訴團隊,也告訴自己:在這件事上,我們只能摸索著繼續向前走。就像當初業主們選擇麓湖是因為相信我們,未來,麓湖能不能長久,我們只能選擇相信他們。

0 4 .

從“遭遇戰”

到主動推進的社會動員

不過,這些困難與挑戰也帶來了新的啟發,那就是讓我意識到,要在缺乏公民意識的本地社會土壤上培育出社區共治之花,確實是一項比單純的城市建設更為復雜的工作,它所需要的能力也和我原有的工作習慣完全不一樣——富有前瞻性的頂層架構的梳理固然重要,但選擇正確的路徑更可能是成敗的關鍵,自上而下的企業式管控策略顯然是行不通的。

而那條通往更廣泛的共識才能達成的路徑究竟在哪里呢?我反復向社會學專家進行咨詢,他們都指出,關鍵在于要自下而上地充分完成社會動員、奠定良好的群眾基礎——這不正好就是我黨長期以來搞群眾建設的優良傳統嗎!

那我們怎樣才能完成有效的社會動員呢?向來我都習慣于從廣泛的閱讀中去尋找解決現實問題的鑰匙和方法,自從投身到麓湖的社會創新事業,我的閱讀興趣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其中有幾本書讓我豁然開朗,并逐步拼接起麓湖社會創新的路徑。

image038.jpg

在《使民主運轉起來》這本經典著作中,帕特南教授提出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叫“社會資本”。

他通過研究指出,相比于經濟水平,社會資本才是影響地方發展更根本性的因素,而其來源在于人們相互之間所建立的平等型社會關系網絡。因此,基于共同的興趣愛好而產生的社群就在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就像我前面提到的萊奇沃思,其居住人口不到3萬人,卻擁有400多個社群,在萊奇沃思基金會的理事中,社群席位甚至超過了居民代表。

image039.jpg

《合作的進化》主要研究了在重復博弈情況下破局“囚徒困境”的有效策略。

作者通過對策略對抗所做的進化研究,得出結論在重復博弈中,簡單的“一報還一報”才是最佳策略,這種策略就是總愿意善意地相信別人首先選擇合作,但也會及時懲罰背叛。而一旦達成了合作的默契,這樣的群體就很難被惡意的策略打敗,從而保持多數為善的穩定局面。

image040.jpg

《合作的進化》聚焦在相互間的直接博弈上,而另一本相關著作《超級合作者》,則對社會中更常見的間接博弈進行了分析。

在間接博弈中,較好的策略就是通過對非特定對像的其他人的付出,獲得熟人社會中的好名聲,這樣反而可以獲取更長久的利益和回報。

image041.jpg

《無需法律的秩序》其實也是這些觀點的延伸。

當我們處在熟人社會中,大家都會更在意自己的名聲,更信奉合作的價值。面對矛盾時,也更愿意選擇相互忍讓,從而最終造就了一種比法律手段更有約束力的民間規范。

image042.jpg

《創新的擴散》這本書,則為我們揭示了創新事物在傳播中的擴散曲線:

我們想要獲得更多人的認同,重要的是要首先找到少數具有共同價值觀的先行采用者,通過他們去搭建創新擴散的橋梁,之后,只要再獲得百分之十幾的各圈層意見領袖的認同,傳播就將進入快速擴散的階段。

書中還有一個有價值的觀點,就是創新在同質化的圈子里傳播影響更深刻,但跨界鏈接才能帶來破圈突圍,影響到更廣泛的人群。

當我們將這幾本書聯系在一起,就會發現,它們基本連貫地為我們揭示了麓湖社會創新的路徑:首先是孵化、培育、壯大社群,積累更加充足的社會資本;然后在更多的合作與共創中,培養熟人社會的土壤,打好良序社會的基礎;進而,再逐步推動公民社會和地方規范的形成;而對于這樣的社會創新之旅,要獲得更多人的支持,我們必須找到高效科學的擴散方式——就是充分發掘社群和社區內的意見領袖,通過他們進行有效擴散,同時促進強社交節點之間的彼此鏈接,以便達到破圈傳播的效果。

image043.jpg

/ 麓湖社區營造模式:先土壤+后莊稼

因此,我們改變了原有的社群建設理念,主動放棄了自上而下的召集、組織、管理的角色,而是通過自下而上的助推、賦能,去成就社群會長們的興趣、心愿、創意和愛心。對于社群會長們,我的身份與他們是完全平等的,那就是后援會的會長!

目前通過注冊的麓客社群的數量已經達到60多個——注冊意味著必須要有社群會長的推薦,制定了完整的活動規劃并通過3個月的籌備期考驗?,F在麓湖每年的社群活動超過500場,每到周末都會讓人應接不暇,社群會長們常常開玩笑說,雖然樂在其中,但做麓湖的業主簡直比上班還累。

image044.jpg

image045.jpg

image046.jpg

image047.jpg

/ 麓湖社群活動海報

可能大家無法想像的是,我們支持社群的一線團隊其實只有6位同事,他們是所有會長的智囊團與協助者,但他們最重要的工作是讓社群破圈,組織會長們共創跨社群的活動,比如一月一會,尤其是助推社區的年度節慶共創:漁獲節、龍舟賽、社區春晚。

這是我們社區春晚的排練場景,所有的表演者都是我們自己的業主。為保證節目質量,設有嚴格的海選機制,從主持人到各種類型的演出節目,大家都要“競爭上崗”。

最終呈現的舞臺場景由社群中有專業舞臺經驗的會長整體把控,節目的精彩程度確實有不輸春晚的感覺。

這是社區最受歡迎、參與程度最高的龍舟賽。去年第一次籌備的時候,整個麓湖只有三百來戶入住業主,但在社群會長與議事會的帶動下,包括未交付項目在內的所有組團都組建了自己的龍舟隊和啦啦隊,我所在的云樹組團甚至籌集了4支隊伍參賽。最終,超過400位業主加入訓練和比賽,近3000位鄰居到場圍觀。各組團的啦啦隊挖空心思地準備了特別的服裝道具和助威節目,讓這場競賽成為了腦洞大開、妙趣橫生的狂歡。

image048.jpg

/ 2019年的麓湖業主龍舟大賽

而今年的龍舟賽陣仗更大,設置了常規賽、表演賽和邀請賽三種不同類型的賽制,不僅會有麓山、麓湖的業主參與,萬華和郎酒也將組隊參加,參賽隊伍的數量達到了40支。

原本我們想多贊助一些獎金,而參與共創的業主和志愿者們卻認為物質激勵并不重要,他們所做的創意是,研制一支“大力神槳”,就像世界杯的“大力神杯”一樣,將優勝者刻在槳上,并一屆屆的傳承下去。

image049.jpg

/ 麓湖業主們共創的“大力神槳”

社區活力的增加讓業主們越來越熟絡,這給創建議事會、建設公共協商機制創造了良好的土壤。2018年9月,我們開啟了第一屆社區議事員的選舉,經充分的動員,在只有300來戶入駐業主的狀況下,竟有111位候選人志愿參選,最終包括未交付項目在內的所有16個組團都建立了組團議事會,并進一步選舉出34名首屆麓湖議事會成員,為社區建立起極有價值的公共協商平臺。而到今年第二屆麓湖議事會選舉時,特別令人驚喜的是有更多的年輕人積極參選,80后的年輕議事員已占到總數的40%。

image050.jpg

/ 麓湖社區議事員選舉開票現場

我們中西合璧,引入有經驗的羅規機構,幫我們做議事會的組織與助推。羅伯特議事規則是世界上被廣泛采用的平權議事規則,但一開始,要讓一群自我感覺良好的社會精英,通過向主持人舉手的方式獲得發言權,并適應這種貌似低效但可確保平等有序的決策流程并不是一件易事。

經過兩年的摸索前行,議事會通過協商達成的共識,給社區帶來了越來越多的公共福利。

其中一件事是任何項目都會面臨的頭痛難題——封陽臺,麓湖也不例外,甚至因為封陽臺的事,業主還與物管人員發生嚴重的肢體沖突并導致警方的界入。麓湖之美在于建筑,如果不加控制,如同美女臉上的污垢,會更加慘不忍睹。

image051.jpg

/ 假如麓湖允許隨意封窗,

我們將無法再欣賞到這樣的建筑之美

麓湖物業認識到堵不如疏,與議事會協商,通過了具有人情化特色的社區封裝改造管理規則,對不影響建筑外觀并有合理功能需求的改造,在獲得相關鄰居的書面許可與物業審查后,方可進行。比如麒麟薈有業主希望能在入戶花園內部封窗,以減少高層穿堂風,就屬于類似情形。

我所在的云樹組團,組團議事會提出了將部分架空層改造成公共活動空間的提案,并達成了超過2/3業主的通過率和超過一半業主的眾籌捐款。但還差5萬多元才夠改造所需的總費用18萬元,于是組團議事員們制定了一份詳細的配捐申請報告,獲得了麓湖議事會‘幸福資金’的支持。而幸福資金本身又來源于社區基金會的支助。當然萬華又是基金會的核心捐助人。

image052.jpg

/ 在組團議事會推動下改造的架空層“公共客廳”

云樹“公共客廳”在組團議事會的用心操持之下,已于去年底完美落成,現在已經成為組團公共事物、鄰里聚餐、孩子們英語角的據點。因為大家的眾籌、出力、用心,鄰居們對這個空間的情感,是任何開發商給予的精致配套都無法比擬的。

image053.jpg

/ 孩子們在“公共客廳”中

0 5 .

屬于麓客的“麓湖藍圖”

社區自冶能堅持走下來,更關鍵是有一群越聚越多的同路人的加持與共創,那就是我們的“麓客”。

image054.jpg

/ 麓湖社群會長們的合影

早在麓山時期,我們就創辦了“麓客”雜志。在麓湖,我們的“麓客·思享會”成為了成都有影響力的思想分享平臺;之后,麓客社群也脫胎而生。一路走來,對于“麓客”這個稱謂的堅持,是因為我們一直認為,人——才是一座城市的核心價值。

但是直到現在,當這些有血有肉的麓客和我們一起共創共享之時,我們才真正理解了這個名稱的意義,它并非財富、精英的身份標識,而是一種代表未來精神、有共同追求的同路人。

麓客對生活充滿熱情。

就像我們社群里這一大幫乘風破浪的姐姐,特別能來事兒,是社區活力的生力軍,她們通過尋找更豐盛的自我價值,撐起了社群活力的大半邊天。

image055.jpg

/ 麓湖社群中“乘風破浪的姐姐們”

這兩年,麓湖社群的青壯力量也越來越充沛,一健傾心、機車社、潛水社、電玩社層出不窮,為麓湖注入了越來越多的荷爾蒙。潛水社的4個小伙子,夏天的時候改裝了一輛五菱神車開往海南,他們沿途將精心準備的禮物贈送給沿途城市的麓客,禮品中甚至包括精心保養的麓湖水草,過程被拍成抖音火爆一時。

image056.jpg

/ 麓湖社群中愈發噴涌的男性“荷爾蒙”

當然,熱愛不僅僅是年輕人的專屬。這位郭阿姨是我們去年龍舟賽年紀最大的參賽者,明天又到了我們一年一度的漁獲節,79歲的郭阿姨也即將代表麒麟薈組團再次出征龍舟賽。這難道不是麓客楷模嗎。

image057.jpg

image058.jpg

/ 龍舟大賽中年紀最大的參賽者

麓客對他人充滿善意。

伍大爺,是麓客農耕社的社長。之前紅石公園改造麓色菜園,正準備按部就班地開始播種,卻被神秘之客搶先種上了作物,原來就是這位伍大爺先瞅上了這塊寶地。在伍大爺和農耕社的悉心照料下,麓色菜園已經成為麓湖鄰里宴的食材基地。今年疫情時,有家庭不便出門買菜,伍大爺在群上知道后,立馬就去采摘新鮮疏菜送到鄰居家門口。

image059.jpg

/ 農耕社社長伍大爺和鄰居們分享收獲

疫情期間,我們還沒交房的汀院、蕓臺漫汀兩個組團,在網上自發成立了一個“武漢加油”群,短短20個小時之內,鄰居們就募集了10萬善款,并由志愿者高效透明地完成了防疫物資的采買和寄送。

image060.jpg

image061.jpg

/ 疫情期間,鄰居們踴躍籌措善款

麓客對未來充滿共創美好的意愿。

對漁獲節的眾創和推動,其靈魂人物是社區基金會的理事——范姐。范姐是位年過60卻具有青春活力的熱心人——她組織光影社、為A4美術館做義務導覽、操心社區的公益與文化事業。所以無論是3歲小孩,還是70歲老人,都喊她“范姐”。麓客雜志采訪時,她有幾句話很打動人:“每個地方的歷史都是靠居民自己去書寫的。我想在有生之年,為我們的孩子創造一個家鄉?!?/p>

image062.jpg

/ 與孩子們在一起的范姐

我們的社區春晚一直是由雅集會的唐文婷會長擔任導演之職,她是四川天姿國樂樂團的團長,是將四川民樂帶到全世界的文化使者。為了社區的晚會,她每年有接近兩個月的時間加班加點、毫無酬勞地為麓湖操心盡力。

image063.jpg

/ 麓客之夜總導演唐文婷會長

這幾位則是今年我們議事會上提出議案最多的社區議事員。他們將大量的業余時間投入到社區共建的事業中,從構思提議到推動創造,為建設理想社區做出了無私的奉獻。


image064.jpg

image065.jpg

image066.jpg

image067.jpg

image068.jpg

/ 踴躍參與社區共建的社區議事員們

還有一位即使違背他本人意愿我也不得不說的超級麓客——麓湖基金會的執行理事長:鄺爸。

鄺爸本身的身份就很多元,他不僅是一位成功的科技企業創始人,也是公益組織四川獅子會的核心人物;他在麓湖創立了讀書會,向麓客們分享人生經驗;成立了麓湖講師團,向外界傳播麓湖藍圖;正如他所說的一樣,他已經把麓湖的公益事業變成了自己的人生下半場。


image069.jpg

image070.jpg

/ 將麓湖公益事業作為“人生下半場”的鄺爸

鄺爸對于社區的熱誠與付出真是超出想象。他安排自己公司的團隊為社區開發了免費的社群活動小程序,成為鄰居們了解社區、參與活動、線上交流的重要平臺。這個小程序被向麓湖取經的同行視為“價值千萬”之作;今年疫情期間鄺爸更通過公司向麓湖社區基金會捐款100萬,用于慰問天府新區的社區一線防疫人員。

image071.jpg

最近,鄺爸一直在為我們構思完整的麓湖社區藍圖,他概括為三個層次:

人文上:留給我們的子孫一個可以傳世的家鄉!

環境上:留給養育我們的城市一個永恒的遺產!

機制上:留給發展中的社會一份樣本和經驗!

image072.jpg

/ 麓湖社區藍圖Logo

希望在我們這代人手里能完成一個理想,推動麓湖公共服務和社區公益精神、建立居民自助共治的長效機制。即使百年之后我們已不在人世,麓湖的水依然清澈,熠熠閃耀著驕傲和榮光。 

這份藍圖是屬于所有麓客的。需要從我、到我們、再到越來越多的麓客們,將這場社會實踐的創新擴散開來,成為社區多數人的共識愿景與奮斗目標。

0 5 .

麓悅江城,

一次全新的開篇

對于這些令人神交的麓客,如果有參加過去年混沌大會的朋友,其實已經見識過他們的身影——就是照片中當我演講結束時沖上臺為我獻花的那幾位,這是幾位麓湖社群會長悄悄策劃的驚喜場面。

image073.jpg

/ 2019年「未來城市構想」舞臺上

社群會長們給羅立平的驚喜獻花

 那次演講時我也劇透了萬華在重慶的項目,這兒再劇透一張近期工地的現場照片,再過幾天麓悅江城就將正式對外開放,歡迎大家前往參觀,更歡迎大家未來有機會加入麓客行列。

image074.jpg

image075.jpg

/ 重慶麓悅江城效果圖(上圖)、施工現場圖(下圖)

今年對我們有著特殊的意義,既是萬華在成都耕耘了20年之久的麓之山湖大慶年,也是重慶麓悅江城面世的第一年,麓悅江城是又一次深耕的開始,我們希望把我們對未來城市的理解、不斷的創新精神以及在成都的實踐經驗帶給重慶。

image076.jpg

/ 重慶麓悅江城效果圖

我們對重慶的投資并非心血來潮、機會之作,從2017年開始,我們就受邀參與了悅來智慧城和毗鄰的兩江健康城片區的規劃研究,我們選擇悅來區域持續、聚焦地進行戰略投資,非常類似于當年我們在成都麓之山湖片區所做的長期投資行為和策略,我們期待能在此為重慶打造一個全新的公園城市樣板。

image077.jpg

/ 選擇悅來區域,進行聚焦性戰略投資

但這一次,我們想嘗試全新的開篇——那就是,我們會從項目建設之初,就將“麓客精神”移植進來,以此作為篩選器,選擇認同麓客價值觀和生活方式的朋友成為我們的同路人。 

有意思的是,我們社群的會長們行動得更快。疫情結束不久,麓湖的社群會長們就通過自已的親朋、好友圈已經開始了雙城互訪,目前,有4個重慶社群已經在籌備中;我們在即將面世的首期項目內也規劃了供重慶麓客使用的公共空間和活動場地。那么在未來,重慶的社群會不會比麓湖起步更快更有活力?在麓悅江城未交付之前,我們是否就能破天荒地凝聚起重慶麓客的精神城邦?明年的麓湖龍舟賽上是否會出現重慶麓客們的隊伍?我們可以一起來期待。

image078.jpg

image079.jpg

image080.jpg

image081.jpg

/ 重慶社群已經展開了豐富的線下活動

重慶是有特殊性格魅力的城市。前不久我一位朋友——在重慶頗有業界影響力的金瓦獎創始人朱柏霖,在朋友圈闡述他對于好房子、好社區的理解,他說得非常有意思:好房子應該有溫度、有顏值、有氣質、有愛。如果非要再加一點佐料,他希望每一個空間里面都有一點重慶的“麻辣”性格,那這個空間就真正完美了。

看來,我還需要再動動腦筋,怎么和重慶麓客們一起,為麓悅江城增加點麻辣味道。

謝謝大家!

image082.jpg